每天都在过着没粮吃的日子

因为学业繁忙,大家一年半后再见!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等我回来一定填坑!就这样,先卸载老福特了!

小段子(一)

我不管,就算过了凌晨也算(。 修仙党毫无畏惧

拿自己宿舍的梗来玩玩,嘿嘿。


恰拉助最近get到了个技能,只要他对鼬说“好啦好啦,I love you啦”,鼬立马就放过他且不问他晚归的原因,这样他可以在面码家多玩几盘××农药。
这不,百试百灵。
但有一天卡卡西突击要收查作业——7张卷子,3道附加题。昨晚玩农药太久,一回家恰拉助洗漱完就上床睡觉了,把作业忘得一干二净。
这下完蛋,来不及自己写了,只能抄!“喂,面码,作业写完了?”
“嗯,不借。”
“……”“真不借?”
“不。”
“……”(`ー´)恰拉助心想不能生气我不生气,再问他一次!
“好啦好啦,I love you,快把作业给我!”
面码老实地把作业放在桌面,侧头笑着问他“当真?”
“……白痴”/// ///

嘛我写个预告好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会发。。。

论坛体有
《对于刚出的the last真是忍无可忍了!》
演员鸣×演员佐,CP有鸣佐,柱斑,带卡,微量扉泉,止鼬,佐井樱,宁天。
对对对,有没有人看过脑内妄想太太的《对于刚出的真人秀真是忍无可忍了》?我的灵感是来源于这篇文的说,其实已经写到结局了,番外一也有了,16年2月份的坑。为什么不发上来呢…?就是…,哎呀,你懂的,so羞耻…

《有这样的双亲我是不是应该离家出走??》
这是一个老被双亲瞎眼的孩子不满双亲的行为怒发帖子然后被全族乃至双亲的同期生和自己的小伙伴安慰地故事23333333其中包含的梗有点多,CP也多。
同样是16年的脑洞。

《我喜欢女生寝舍里的一个人》
鸣♂×佐♀,梗源自于生活haha~

《听说乱世肯为他人而死其实是两情相悦?》
宇智波六件套,有原创CP

《深扒那个小公举旁边的金发男人》
商业精英鸣×大学生佐
好吧这篇我还没写多少。

除此之外,还有
《火影夫夫答疑电台》
《鬼上身》这篇有原创人物
《another》我爱穿越梗,穿越梗使我快乐~

大概就这些?容我去备忘录里看看(咸鱼翻身了不还是条咸鱼.jpg)没错,这些都是我的坑:)
不要脸的占个tag

丢个旧图来祝贺佐助生日快乐🎂🎉

大概是小佐助看完《小幸运》的反应?

只会画大头的我(。

我等你到…… (一)

—大概是现代灵异paro?be or he?前段我保证傻白甜。
—我在想,丢一堆坑上来会不会遭打(顶锅盖逃走
—小学生文笔。

“妈妈,河里有个很好看得叔叔啊我说,他不冷吗?”
“啊?”玫辛奈愣神了一下,她的儿子波风鸣人貌似刚刚说了很灵异的话,小男孩如今七岁大眼睛清澈得像这好天气的天空。都说小孩子心灵纯粹,有时候甚至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漩涡玫辛奈现在正带着儿子从菜市场回家的路上,每天都会经过南贺川这条河,以往鸣人也会积极地挣脱掉她的手,跑下去坐在台阶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她曾感到不安地跟在鸣人后边。为什么要悄悄的呢?因为儿子说“妈妈不准跟过来哦,我发现别人一靠近,他就超——害羞的躲起来了呢!所以妈妈和爸爸来找我的时候只能远远的喊我的名字哦我说!”就是这样,漩涡玫辛奈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却被唯一的儿子给弄得有点惶恐,她最近考虑把鸣人带给专业人士看看。
“不对,今天怎么是个大叔呢?那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去哪了我说?”
“啊?”玫辛奈再次被儿子惊人的发言吓着,手中不由自主加大了力道,这是一个作为母亲的天性,不让自己的孩子靠近未知之“物”是她们的职责,更何况那是不是个“东西”都不知道……
她能感受到鸣人在努力将手抽回去,但奈何母亲的手掌太过宽厚,他暂时不能摆脱掉。
鸣人一急,大喊大叫着“啊啊妈妈你快松手啦我说,那个家伙每次只出现三小时,我要去问那个大叔他去哪了!!”
“不许去!”
“我就要!”鸣人这个年龄,调皮是的孩子最擅长的,他趁玫辛奈一个不注意松懈了力度,立刻迈开小短腿跑下去。
漩涡玫辛奈是个和孩子讲诚信的人,既然她答应鸣人的事情就绝对说到做到。所以她只能在原地焦急地呼唤鸣人的名字,语气中充满失措。
河中冰凉的眼神安静地注视岸上发生的一切。
小男孩嘻嘻哈哈的笑声和运动鞋踩踏在草地上的声音将他的目光重新移回鸣人身上。
波风鸣人放下手里拿的番茄袋,假装出小区里孩子王的模样,凶里凶气地叉腰问“大叔!你有没有看见像我这么大、长的很好看就像你一样的、还有些臭屁的家伙啊我说?”两只小手还在空中比划。
“…见过。”
“是吗?他在哪?”鸣人喜出望外,既然有人见过那找起来应该不是难事,他在家玩捉迷藏可都是大获全胜!
“他在哪?大叔你可以帮我一起找他吗?”
“不行。”
“为什么啊我说?!”刚才还那么好气问这个大叔,现在竟然不肯帮我这个小忙!小孩子大概就是这样,顽皮得不得了,无理取闹在他们眼里可以是天经地义。
“…他今天有点不舒服来不了,你也别找他。”
“不我偏要dewayo!那家伙跟我说过他只是一个人,不舒服的话不是更需要有人照顾不是吗?你看我有带番茄来!但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吃…总之,大叔你带我去找他好不好!”
“……”河里的“人”难得露出皱眉的神态,这嘴遁还真是千百年从不灼灭啊。他冷笑。
鸣人呆呆地望着河面,在玫辛奈眼中就中邪了一样。他紧急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那熟悉的号码,召唤自己的爱人也是鸣人的父亲——波风水门。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是他今天不想见你呢?”
“……”鸣人嘴巴微张着,吃惊地看向河内,他确实没有注意到这点。“…那好吧,我明天会再来的我说!”
“嗯。”
鸣人起身想走,一站起又坐回原来的位置,神色喜悦“大叔你帮我把番茄给他ok不?”
“可以吧。”
“我要怎么做?丢进河里吗?”
“不,放在岸上就好。”
“哟西!那我就回去了!不然妈妈该担心我了dewayo!”已经在担心了好吗。
“等等,”小鸣人回头,“谢谢。”
小男孩随即展开他招牌微笑“不用谢dewayo!”

以自己生平
波风水门最快的速度赶到妻子的身边,他只看见儿子悠哉悠哉地顺着台阶走向他与玫辛奈。小鸣人看起来心情不错地哼着不知从哪里学来还是自创的什么《尾兽数数歌》,不见得哪里有古怪。
应该是玫辛奈多虑了吧。波风水门安慰地抚摸着她拥有一头绝美之红的秀发,嘴里也说着让玫辛奈安心的话语。
“希望真像你所说的,那河里没有东西在缠着鸣人dewayo…”
“实在不放心的话,我下个礼拜请自来也老师过来一趟吧?”
“不行,这个礼拜!”
“好好好。”不是错觉或是其他,,波风水门觉得从很久很久以前他与漩涡玫辛奈也是像现在这样的一对夫妻。
tbc

来不及了!!!只能码到这里了!!欢迎抓虫。
以及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的二。。。(咸鱼翻身还是条咸鱼嘛.jpg)

真的是…超级喜欢你们的啊…一同萌鸣佐的小伙伴们,和给我点小红心的仙女QAQ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心境。

白术浅歌:

最喜欢冷圈撑起一片天的太太们了qwq爱你们

铃铛F๑x——一只没追到良良的仓鼠球:

QAQ好想哭,谢谢喜欢我的文的小天使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没有傻白甜。刀使我快乐(昇天)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了,不改了直接发。本来打算把自己那五百楼(神特么还没完结还有番外)的论坛体也一块发,但我打字慢刚开头写的还特别看不下去……




  这个男人。
  一辈子都没向春野一族提过要求,尽心尽力为妻女做到她们所想。久违的远行回家一次也会带回大包小包,让妻子依靠在他的肩头呢喃夫妻之情,他不语。沉默寡言,能指出他心所想的人屈指可数。但那又怎么样,他们终究是各自成家,妻儿成双,畅饮清酒,空谈年少。然后他曾经对那个人说吊车尾的我时间不多了,可那人却神志不清认为是自个女队友喊他归家,黑发男人轻叹一息转身离去。徒留漩涡鸣人有些痴痴的望着他的逐渐远去的背影。惨白的路灯光显得沉重的打落在鸣人摇晃的身形,大抵是着了魔,眼睛直瞪着宇智波佐助离开的道路。鸣人张口想说些什么,想喊些什么。比如问前方那人你下次回来木叶还跟我喝酒吧,比如那在过去鸣人曾无数絮叨,曾把某三个发音嚼烂于过去岁月中。
  直到黑发男人躺在病床上,旁边的妻子泣不成声。女儿大了,性子略像他,眼泪萦绕在眼眶里没流出来。他仍是一语不发,生命粒粒流逝如同走沙一般。莎拉娜估摸着,漩涡鸣人便赶到了,此时莎拉娜已经拉着自己母亲走出病房。鸣人进来有些粗鲁,他用力推开门,后者撞向墙壁发出很大的声响。佐助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瞬间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佐助也不懂,眼前这个金发烦人的家伙,他看他的眼神没在年年岁岁中改变,始终如一。包括着他波澜起伏的眸下隐蕴的东西,宇智波佐助一直不懂。鸣人走到佐助面前,伸出双手拥抱住了他。用只有他们俩人听得到的声音,掷地有声乞求道了二字,让佐助露出了生前最后一个微笑。
  终于他向哭泣的妻子道出一个要求,语气竟带着恳求。妻子停下哭泣,茫然地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罪人。莎拉娜轻轻点头表示同意,樱已经很久没发脾气了,丈夫和女儿此刻的行为完全激怒了她。混乱的查克拉险让她维持不住百豪之印。女儿答应他,在他走后会随母亲姓春野。于在他弥留之际,留给世间唯一一句:
“从我之后,世上再无宇智波。”


―――――――
恩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承认不了莎拉娜和其他宇智波的互动的原因吧。

刀子刀子刀子,搞事搞事搞事

是时候把龙族这段话发出来了,很早就认为和鸣人很吻合啊。

-初中时他追看《高达seed》,被命运锁定的少年基拉.大和登上了高达,从强袭高达、自由高达一路开到天下第一的强袭自由高达,最终拯救了奥布,拯救了世界,成为宇宙间最强的机师和英雄,还有身兼豪门千金、宇宙歌姬、天赋女政治家多重身的绝世美女拉克丝.克茵倒贴 最终英雄眷侣,真是一路爽歪歪。可路明非觉得男主角其实死掉了,他在登上高达之后就慢慢地死掉了,他成了世间最大的牛逼,可他失去了那么喜欢的芙蕾和16岁以前的全部人生。那个纤细敏感懦弱的基拉.大和渐渐死掉了,只剩下救世主的闪光躯壳。
  说来也真怪,他拥有的东西那么少,却并不那么期待“坐拥世界”的未来,反而更害怕失去卑微渺小的现在。
                                       -《龙族》

具体是在第几部看到这段话在哪我忘了,看小说都能捅自己刀子/手动再见

可惜………………只是………………手绘本……………那个博人怎么看都不顺眼我就◦°˚\🌝/˚°◦嘛还有一些辣眼睛的图我画几张鸣佐的图片贴上去(我就见不得有逆CP)◦°˚\🌝/˚°◦还有就是国庆节把屯的文都发了要占tag了抱歉◦°˚\🌝/˚°◦然后,消失三年,卸载乐乎,寒暑假诈尸(#`皿´)

四年了,少主,生日快乐~

千手阿颜:

无罪之罪:

#祖国生日快乐# 



------------------------------------------------------------

有一种命运,叫天命所归。

------------------------------------------------------------


【搬运】汤上反对火影结局与毁三观的全员ooc妈你苏剧场版

泗橘:

零のゼロ:



雾草。:







存档




Lacrimosa起灵劫:







一位叫wanderingsnowflake的读者写到:

在看到那个可怕的结局结之后,我原本以为那些早早死去的角色是最幸运的。不幸的是,死亡依然没有将宁次从悲剧里解放出来。宁次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他的故事一直围绕着他与宗家的战斗与企图寻找改变进行着。而他的结局——尽管我知道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死于保护宗家,也就是雏田。也就是说,最后他步上了和他父亲一样的结局。即使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他依然死于他保护宗家,而至今为止,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日向一族有任何改变。

可惜的是,他们依旧不放过他。他依然要在这场可怕的电影里出现。他根本不需要出现。为什么要把他拿出来?如果是为了让亲人参加两人的婚礼,为什么不把波风和辛久奈的照片放上去?为什么是宁次?

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在羞辱宁次。可能有些人会觉得那是对宁次表示尊重(那我又要问了,为什么不把四代夫妻放上来?),但在我看来这件事就像是不停地在提醒我,宁次必须死,才能让鸣雏有在一起的可能,他们用最糟糕的方式,用一场悲剧来撮合一对cp。宁次死了,世界陷入混乱,花火的眼睛被挖走,这些都是悲剧。鸣人和雏田需要一些东西让他们能联系在一起,而那些“东西”就是悲剧。

正是这些接二连三的悲剧让鸣人和雏田有在一起的机会,这不由让我困惑,如果没有这些悲剧,鸣人和雏田要怎么才能在一起?我无法想象他们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日常剧情下有互动。为了让鸣人和雏田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被强行安插到一个没有其他人介入的情况下才能在一起,他们必须远离其他人(特别是樱和佐助),好让鸣人别无选择。但是这种强行介入,让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在日常情况下能有什么互动。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质疑这对的关系到底如何成立(也就是OOC)

通过否认鸣人和小樱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让鸣人和雏田看上去多正大光明。事实上,这造成了相反的效果,他们越不让鸣人和小樱接触,越让人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联系。他们必须强行把鸣人和小樱拆开。在拯救行动中,鹿丸和佐井一直夹在鸣人和小樱之间,而雏田则站在鸣人身边;在拉面馆小樱主动站起来让雏田坐鸣人身边的位置。他们否定小樱和鸣人的牵绊(鸣人为了和佐助斗气喜欢小樱,而小樱则不能对佐助移情别恋因为这会让她成为“糟糕的女人”)。他们必须把鸣人和小樱之间的联系强行拆除,只有这样才能让雏田有机会和鸣人接触。就像岸本新访谈所言“这是一个关于鸣人和小樱如何分开的故事。为了保证和雏田的关系,小樱必须被挪开。

我都不想在这里提到佐助。鸣人只对佐助说过”我想和你一起死“。雏田什么都没有做过,却得到了鸣人对对佐助才会说出的台词。雏田和鸣人根本没有那些互为半身的牵绊。鸣人从来没有对雏田展示过自己脆弱的一面。如果他们真想让我们支持鸣雏,他们应该用些原创的东西,那些适合角色个性的羁绊,而不是从别的角色身上强行拿走别人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让佐助出场的理由,因为佐助和鸣人之间的牵绊对鸣雏的影响比对鸣樱还大。佐助和鸣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就算死亡,也无法让他们分开。制作电影的人明白这种牵绊所蕴含的无穷的感情,所以他们让鸣人对雏田有了这种感情——即使在漫画的15年里,鸣人的这种感情都是给予佐助的。

电影的问题就在这里:他们用拆开鸣人与其他人牵绊的方式,让鸣人和雏田在一起。或者说,鸣人的牵绊被人为扭曲操纵,小樱和佐助对鸣人的意义被强行安插在了雏田的身上。在漫画里毫无交集的两个人最后突然走上了舞台中心告诉我们他们有如此强烈的牵绊,完全和漫画对不上。这种行为太过无耻。当作者都不尊重人物灵魂的时候,你让我们如何尊这部电影?就算是作品的神也无法抹去曾近发生的一切,那种前后矛盾的解释,只是在一点点吞噬掉原作角色的灵魂。

宁次让我发现,就算死亡也无法将角色从The Last的荒谬中逃离。秽土转生让死去的人复活,但是不会扭曲角色,他们还是过去的那个他们。而另一方面,The Last杀死了所有角色的本质,把他们塑造成一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角色。但是,没有一个角色能从这场灾难中逃离。

我必须承认,作为电影,有些场景制作真的很不错(杀了我吧),但是这部电影依旧是部灾难。看看不停放出的访谈吧,他们自己也知道结局有多没逻辑。就算抹杀其他角色,也不能让这对看上去合情合理。这种行为只是不停地在羞辱那些曾经喜欢过作品的角色党和cp党。

总之,这场灾难比我想象中的还糟糕。同时,我曾经期待作者能给出一些解释。我曾经期待他们能摆出一些像样的东西,毕竟他们的目标是赚钱不是吗?不幸的是,结果依然很糟。他们理直气壮地扇粉丝耳光,毫无愧疚之情。我必须承认,即使我不想承认这部作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逐渐接受了这坨shit。我现在依然反对这部电影,我会一直反对这部电影,直到有一天我累了。所以,等我下一次吐槽吧,因为显然岸本还没有把我们玩够。